奇瑞网,福利,电信,首相

冒顿单于 吕后,作为吕后的妹夫,樊哙在吕后之乱中到底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? <#21---->


时间:

刘邦去世的那一年,樊哙差点丢了命。

刘邦之所以要杀樊哙,而且让陈平和周勃直接提樊哙的脑袋来见他,表面上是因为樊哙不执行刘邦命他讨伐卢绾的命令。实际上有两个原因:一是为了削弱乃至铲除吕后的势力。二是因为他功高震主。

(樊哙剧照)

刘邦由于觉得刘盈很荏弱,又忌惮吕后越来越独断刚强。再加上他非常喜欢戚夫人,想把皇位传给更加像他的赵王刘如意,因此动了要打击吕后的念头。而要打击吕后,首先必须拿下樊哙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

樊哙当时在朝中已经是数一数二的人物。他因为战功,被封为舞阳侯,封爵已经达到了五千四百户。当然了,这个封爵,其实也不算高,因为比他封爵高的大有人在。之所以说他数一数二,是因为那时候的他,差不多掌控了朝廷的军政两项大权。

在政治上,当时萧何是右丞相,他是左丞相。但因为刘邦忌惮萧何,萧何害怕被杀头,假装贪污,以此“自污”。因此,刘邦顺水推舟,把他的右丞相给他撤销了。撤销以后,又并没有立有新的右丞相,因此,樊哙就是政府实际上的最高首脑。

在军事上,当时刘邦忙于打击功臣,平定诸侯造反。比如打楚王韩信,打燕王臧荼,打赵相陈豨,打韩王信,打淮南王英布等等。在打击诸侯王的过程中,刘邦就一直带着樊哙。也就是说,樊哙是当时军队实际上的最高指挥官。

后来,卢绾叛乱以后,刘邦身体太差,走不动了,他也是把兵权交给樊哙,让樊哙代他去平定卢绾之乱。由此可见,樊哙那时候不但是军中的实际掌权者,而且威望也是最高的。

(刘邦剧照)

吕后身后有这样的樊哙的支持,刘邦想动吕后,就很困难。再说了,就算樊哙不支持吕后,他拥兵作乱,也让刘邦够呛。因此,刘邦决定用最简单的方法,先下手为强,直接杀掉樊哙。

好在陈平多了一个心眼,知道刘邦肯定不久于人世。杀掉樊哙,吕后当政后,自己吃不了兜着走。所以没杀,只是准备把他绑到长安,交给刘邦处理。

结果他们还在半道上,刘邦就挂了,樊哙奇迹重生。樊哙重生后,吕后立刻恢复了他的爵位和官职。

当时朝廷中的右丞相,按照刘邦去世前的安排,依然是萧何来担任。萧何虽然担任了右丞相,但是一来他吃过刘邦忌惮他的亏,他不想再吃吕后的亏。二来也是年过60,体弱多病。因此,实际上他在朝中并没有管什么事。而且,他仅仅干了两年,就去世了。

萧何去世。同样按照刘邦生前的安排,曹参当右丞相。曹参当右丞相期间,基本上不干事,整天在家里饮酒作乐。当时刘盈有些急了,说,你是右丞相,怎能不干事呢?曹参问,你和你爹比,你觉得谁更厉害。刘盈回答,我爹。曹参又问,我和萧丞相比,谁更厉害?刘盈又回答,萧丞相。曹参说,那不结了,我们只需要按照他们生前制定的那套规矩来干事就行了,用得着折腾吗?这就是有名的“萧规曹随”的故事。

(曹参剧照)

不过,我想说的是,曹参不愿意做事,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,是他想避祸,免得吕后打击他。三年后,曹参又去世了。

萧何不干事,曹参不干事,那实际上政务的权力就掌控在樊哙手里。当然了,所谓“掌握在他手里”,并不表明他就在干事,他其实也没干事。他只是一个符号放在那里,实际掌权的,是吕后。但是,如果不是他占了那个位置,吕后也不敢大胆大意地干事。

樊哙除了在朝廷中,作为一个符号存在外,他还有个重要的工作,就是掌管着天下的军队。而正因为樊哙掌管着天下的军队,吕后在朝中打击刘邦的儿子们,排斥异己的时候,才显得有恃无恐,毫无顾忌。

樊哙在刘盈当皇帝六年的时候去世。过了一年,刘盈也去世了。

刘盈去世的时候,吕后只是干哭,眼中没有眼泪。当时张良的儿子就对陈平说,你知道太后为什么干哭无泪吗?因为兵权不在她手里,她担心呢。然后陈平就很聪明地给吕后提建议,让吕台、吕产、吕禄当将军,统管南北二军。这样,吕后才放心了,才痛痛快快地哭她的儿子了。

由此可见,当樊哙在世,并掌控着军队的时候,吕后是非常放心的。樊哙对吕后专政的帮助,功劳是巨大的。

(参考资料:《史记》)

谢邀。纵观樊哙的一生,从始至终对刘邦忠心耿耿,并没有在吕后之乱中助纣为虐,只不过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也,谁叫他是吕后的亲妹夫呢。樊哙是刘邦的死党加连襟,是刘邦白手起家最早的追随者,在鸿门宴上救过刘邦的性命,屡次直言进谏使刘邦醍醐灌顶,为刘邦夺得天下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
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樊哙深得刘邦的信任和器重,西汉建立后,樊哙作为开国功臣,被刘邦委以重任,一直做到相国的高位。然而花无百日红,人无千日好,樊哙险些被刘邦杀掉,事实证明,敏感多疑是每一个皇帝的职业病。

公元前195年,刘邦御驾亲征,平定了英布之乱后便一病不起,刚回到长安,又传来燕王卢绾叛变的消息。刘邦命樊哙领兵平叛,樊哙走后,有人对刘邦说:“樊哙位高权重,与吕后沆瀣一气,陛下百年之后,他们必定图谋不轨。”刘邦早就对吕后干政大为不满,此话无异于火上浇油,他深信不疑,决定临阵换将。

刘邦找来陈平商议此事,陈平献策,大体意思是朝廷派陈平到樊哙军营传诏,车中暗藏大将周勃,待到达军营,宣布对樊哙斩立决,由周勃取而代之。刘邦还再三嘱咐陈平,务必将樊哙的头颅带回京城,由他亲自检验。



陈平和周勃即刻动身,途中陈平越想越不对劲,感觉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,就对周勃说:“樊哙是开国功臣,又是吕后的亲妹夫,如今陛下正在气头上,万一 他后悔了,你我怎么办?况且,现在陛下病势沉重,吕后姊妹必定在榻前添油加醋,搬弄是非,到时岂不让我们背黑锅?”

周勃一听,如梦方醒,一时半会也不知所措,便问道:“难不成把樊哙放了?”陈平说:“放是肯定不能放,不如这样,我们把他绑上囚车,押回京城,或杀或免,全凭陛下发落。”二人主意已定,到了樊哙军营前,陈平命人筑了一座高台,作为宣旨的地方,然后又派人手持信符传唤樊哙。

樊哙也没有多想,以为只是平常的朝廷旨意,便单人独骑前来领旨。谁知周勃突然杀出,顷刻间将樊哙拿下,钉入囚车,周勃又立即赶往中军大帐,夺了帅印,由陈平负责将樊哙押回长安。走到半路,就传来刘邦驾崩的消息,陈平立刻傻眼了,此时吕后一手遮天,他这样回去岂不是自寻死路吗?



好在没有杀了樊哙,事情并非没有转机,陈平眼珠子一转,计上心来。于是,陈平一路快马加鞭赶到长安,径直进宫跪在刘邦灵前,放声大哭,边哭边说:“陛下您让我将樊哙就地处决,樊哙是朝廷重臣,我不敢轻举妄动,如今我把他押回来了!”这分明就是说给吕后听的,吕后得知樊哙没死,也松了一口气。

就这样,樊哙虚惊一场,最终化险为夷,吕后不仅放了他,还将他官复原职,陈平和周勃也因为考虑周到,得以全身而退。公元前189年,樊哙去世,终年54岁,谥号武侯。

西岳顽石~后党兴戎衅已成,龙髯忽堕幸逃生。不于吕祸身先死,未必终能保令名

    相关阅读

    • 汉朝地图
    • 汉武帝匈奴之战
    • 匈奴人是现在的什么人
    • 匈奴文字
    • 王昭君阏氏
    • 匈奴人dn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