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瑞网,福利,电信,首相

雪中悍刀行死士陈芝豹,怎么评价《雪中悍刀行》里的北莽女帝?


时间:

如题。

北莽慕容女帝一定程度上参考了武则天的形象!

年轻时以一介女流之辈独自远赴北莽,嫁给了北莽的皇帝,几十年下来,玩弄权术,拉拢打压,震慑草原群雄,在北莽那个复杂的局面,成为一代女帝!这需要怎样的魄力和胸襟?

甚至连骨肉至亲都害怕这个冷血老妪,然而这个冷血老妪又是重情重义的!

北莽离阳两朝人民都知道北莽女帝和北凉徐瘸子有事儿……

女帝并没有对这种感情羞于启齿藏着噎着,不敢见人,甚至公开表示甚至愿意和徐骁平分天下!

这是一个大女人!

看一下原文:

徐骁弯腰掀起帘子,跳下马车,对面马车内的老妪很默契地同时下车,徐骁斜眼瞥了一下武评第二的男子,望向“姗姗而来”的老妇人,啧啧讥笑道:“慕容,当年那么惨,一个没脸没臊哭着喊着跟我要饼吃的女子,如今可真是气派了啊,都让拓拔菩萨给你当马夫了,瞧瞧我,也就带了自己儿子,可比不上你的架子。”

老妇人披了那件老旧裘子,没戴貂帽,任由风雪打在沧桑脸庞上,听着徐骁的挖苦,也不反驳,笑意吟吟,这样的模样,在偌大北莽南北两朝,能让人活生生瞪出一双眼珠子。

徐骁冷哼一声,“有屁快放!老子没心情跟你喝风吃雪。”

老妇人伸手拢住额头雪白头发,笑道:“老瘸子,跟你说多少遍了,我姓慕容,不叫慕容。”

徐骁急眼道:“老子哪里知道一个人的姓还能有两个字!以前不知道,以后还是不知道。”

老妇人也不恼火,走近几步,柔声道:“你们中原春秋有十大豪阀,其中两个复姓,如果我没有记错,可都是栽在你徐骁手上,不记得了?它们都给你吃了?徐骁啊徐骁,你真是老了。好在你这辈子也就没有俊过,年轻时候是如此,年老就更难看了。”点此查看图片折叠原因徐骁嘿嘿道:“我一个爷们跟女子比什么姿色,再说了,你以为在辽东那会儿你就好看了?你跟我媳妇比,差了十万八千里!也就北莽那老色胚当年猪油蒙心加上瞎了狗眼,才瞧得上你这种身段的丑娘们。”

老妇人仍是半点不生气,微笑道:“我年轻时候,好看不好看,各花入各眼,不好说,可真的不算丑。何况女子年老色衰,犹可金钗斜立小蜻蜓,只是谁信人间尚少年呐,徐骁,你说是不是?”

徐骁双手插袖,打了个哆嗦,嘲笑道:“酸,真酸。”

老妪松开抚住额头的手,双手摊开身前,低头看了一眼,然后抬头凝视了一眼徐骁脸上的老人斑,平静说道:“咱们都老了,我难看了,你也驼背了,就别非要争出个高低了。我呢,这辈子就独独输在胜负心太重,输给了自己而已,是不好。你太念情,也不好,就算早已位极人臣,也照样活得不痛快。否则肯低我一头,来北莽,哪里需要看谁的脸色,你应该知道,就算是我,也不会给你脸色看的。”点此查看图片折叠原因

徐骁扭头重重吐了口口水在雪地里。

北莽女帝一笑置之,说道:“没什么大事要跟你商量,当年在辽东,想说的话都说清楚了,这趟南下,就是想趁着你没死,见一见还活着的徐骁,想说的就一件小事,我才下定决心,等你死后,先打残你们北凉,再顺势南下,最后将太安城付之一炬,就当给你上坟烧香了。”这是付与三言两语谈笑中的小事?

恐怕连黄龙山和赵家天子以及张巨鹿顾剑棠听到了,都要觉得太他娘的滑天下之大稽了!

徐骁眯起眼,冷笑道:“那北凉等着你们就是了。可别到时候反过来被北凉铁骑一路砍瓜切菜,杀到你的老窝啊。”

老妪一手捧腹轻声笑,抬头望着飞雪,“辽东分别,身上这件裘子是你用二十两银子买下的,我当时两次回头,都只看到你徐骁的背影,事不过三,就不愿意再转头了。有些时候就想,是不是再回头一次,就看到你转头做鬼脸了。”

徐骁转身径直离去,平淡道:“不会。”

一驾马车先行掉头远去,南下消逝于北地沉重飞雪。

老妇人驻足原地,沉默不语,当那马夫正要开口劝说之际,只听到这位北莽女帝怒声道:“闭嘴!”

老妇人双手捧面,看不清她表情。

风雪呜咽如女子泣诉。

老妇人松开手,抬起纤细臂,理了理两边霜白鬓角,低声笑道:“人面不知何处去,桃花依旧笑春风,笑它像只丧家犬。”

这段看着就好像一个思慕情郎的女子面对一个负心汉……

胸怀万千的女子帝王终究也不过是个女子。

徐骁一日不死,女帝一日不下中原!

    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