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瑞网,福利,电信,首相

一霎时把七情俱已昧尽,現在為什麼沒有年昧?


时间:


小的时候最开心最盼望的就是过年,因为过年对于东北的80后的我们简直是太幸福,可以集结一些小伙伴拿着自制的灯笼夜晚去走街串巷,踏着雪地发出卡滋卡滋滋的声音,穿着大妈妈做的大棉鞋,大棉裤,大棉帽子,大棉手闷子,一起去玩耍。吃点冻柿子冻梨了,甜透心了!一年了就盼着这过年添件衣服,美透了!点燃一挂小鞭炮,放个二踢脚上天,跑的老远捂着耳朵看着。年三十除夕夜是要晚睡的,爸爸说是守岁,再吃点妈妈包的饺子,真香啊!可总是吃不到包在饺子里的硬币。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,第二天就是初一了,年也就过去了。想想80后小时候的年好丰富,真有趣!现在的孩子平常想吃嘛有嘛,天天抱个手机很少出门,过年亦是如此,也就是感觉过年也是无所谓了,大人亦如此!

以前过年张灯結彩、人們喜气洋洋、大院、街道、村莊、举办歌詠、橡棋、康乐棋比賽、还有猜燈謎、汽枪打汽球、大人帶著小孩去孝敬父母、走访親朋好友、三五成群逛街、溜商店、見面各自问好。現在楼上樓下、左右鄰居各不相识、就算识也防着、你饮你的酒、我玩我的手机、你煲你的茶我叹我的世界、沒一点人情味、也许沒有人情味社會

、年味就淡了。

    相关阅读